邝勇:深圳北站暖心服务者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

本文转自:读创

读创/深圳商报记者 肖晗/文 通讯员 胡福祥/图

“核对调度命令、梳理列车开行计划,列出一天工作要点……”1月17日,早上6点不到,深圳北站客运班长邝勇就像一趟高速运转的列车,开启了忙碌的一天。这是他在岗位上迎来的第9个春运。

邝勇是一名90后,2014年进入深圳北站工作。日常主要是接车、组织旅客乘降,办理交接手续。列车密集时,刚送走一列火车,下一列火车就进来了,有时候还需要同时组织两趟列车作业,一个班时长达十几个小时,长长的站台就是他的“主战场”。深圳户外夏季的酷热,冬季清晨的寒风,都已经习以为常。

在组织乘客乘降时,邝勇既要密切留意着整个站台的客运情况,及时喊停旅客的不文明行为,对确有需要的的旅客安排优先进站乘车,也要不停的回答过往旅客的问询。在同事眼中,他厉害的是眼力——“只怕是有千里眼!”因为他总是能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,在数以千计的上下车乘客中,最快、准、狠的找到需要服务的重点旅客。看到带孩子的旅客,及时提醒请保证孩子站在白色防护线以内;发现行走不便的人,上前帮忙推轮椅、提行李;瞥见老人家下车后,不急着出站而是独自低头刷手机,他也“秒懂”,快步上前询问,“您是不是不会用健康码?”老人家赶紧把手中摁了好一会的手机递到他手中。

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的另一面,是日益强劲的“脚力”。“昨天下午也是我值班,从中午1点半接班,到晚上11:58最后一趟高铁进站,星呕再送走全部旅线净爬客,我看了下,半天时间,微信运动步数继序调3万多步,春运列车多,可能还能再涨点儿”。邝勇语气轻松的告诉记者。

除了服务普通旅客乘降,邝勇还有一项重要任务是负责境外旅客的转运。深圳是重要的口岸城市,许多入境人员在完成落地隔离后,需要乘坐高铁返回家乡,深圳北站也因此成为了转运境外抵达人员的“前线”。在收到深圳各社区有入境人员需要乘车的需求后,邝勇需要提前对接,在乘车人抵站前,到达位于深圳北站西广场的入境人员专用入口等候,完成交接手续后,带领入境人员从专用通道进入车站,并安排到二楼单独的候车区候车。开车前,再提前带领入境人员检票进站,交接给列车乘务人员。这个过程中,邝勇需要穿上全套防护服,戴上手套和护目镜。此外,遇上有乘客在列车上突然发烧,或者乘车过程中,健康码突然转“黄码”或者“红码”的旅客,也要由邝勇来引导接车、出站、与疾控交接转运。

在深圳北站,需要负责这类特殊旅客转运的客运员并不多。有时候一天有几批旅客需要转运乘车,邝勇就需要多次穿脱防护服。结果就是与疫情刚开始的时候相比,邝勇穿脱防护服“熟练多了”。唯一的”不爽“是,”夏天贼热,穿脱一次,里面的衣服就湿透了“。可曾感到担忧?他脱口而出,“不怕。一是有防护措施,二是工作总得有人干,我是预备党员,理应冲在前面。”

审读:喻方华

关键词: 北站 深圳 耳听
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我们立刻删除。
新化月报网报料热线:886 [email protected]

相关文章

你可能会喜欢

最近更新

推荐阅读